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张红军的博客

国学 杂文 新闻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是一名自由新闻工作者 喜欢拍照和写作 多次获奖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怀念武训  

2013-12-27 15:03:32|  分类: 传统文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 怀念武训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张红军

     武训作为一个穷人家的孩子本没有名字,因为族中排行为七,便被称为“武七”。 武训这个名字实际上是个赐名,朝廷为嘉奖他的兴学义举而给他取名为“训”,以示朝廷对他创办义学来训导贫苦学生的支持和鼓励。清道光二十五年,失去父亲的七岁小男孩武七,只好跟着母亲四处要饭度日。当年纪小小的他发现念书可以改变命运后,便带着辛苦乞讨来的200文钱,跑进一家私塾,跪在地上求老师收下他。讨饭的也要读书?在众人的笑骂中,他被无情地赶了出来。在馆陶县张举人家做长工时,女佣小桃因不识字被张举人骗写卖身契的事儿对他的思想触动很大,通过念书来改变命运的想法与日俱增。当他想用三年的工钱,为患病的伯母治病时,张举人欺负他不识字,拿出假账说工钱早已经支付完了。武训与他争辩,结果被吊起来毒打一顿。在破庙里经过三天三夜的苦思冥想,他认识到穷人不识字就要永远受欺负。这一刻,他发誓要让天下的穷孩子都有条件上学,他要办不要钱的义学。

一个吃了上顿没有下顿的叫花子也想办学?这个让人听起来天真的想法免不了被人讽刺挖苦。为了乞讨到兴办义学的善款,武训手使铜勺,肩背褡袋,烂衣遮体,边走边唱,四处乞讨。在行乞过程中,他为自己设计了一个奇特的造型以吸引人们的目光:先是卖掉右边的辫子,剃光了右边的头发;后来又剃光了左边的头发,而在右边又留起一撮头发。也表演“拿大项”、“蝎子爬”的节目,或给人当马骑,供人取乐,甚至吃粪便、砖瓦,以得到别人施舍一些办学款项。武训作为一个除了讨饭打短工之外没有其他生存之道的人,竟然想到了“卖打”这一招,“打一拳,一文钱。踢一脚,二文钱。”

武训一心一意兴办义学,没有半点儿私心,更别说打着办学的旗号去招摇撞骗了。为了将筹得的钱全部用在义学上,同时也为了避免别人的误解他“为免妻室之累,他一生不娶妻、不置家。”在他筹得部分善款后,其兄长亲友多次求取资助都被他拒绝,他自编的歌谣是这样的:不顾亲,不顾故,义学我修好几处。一日两日可以,终其一生一世能够为了实现办义学这一目标而四处乞讨,并且这样心底无私的,中国只有我武训先生一人。在他筹得部分善款后,他完全可以和当今的一些人一样,以经费或者其他名义自己用一部分善款,或者暂时用一下,可是他没有那样做。在他办起一所义学后,完全可以见好就收,就此罢手,可是他没有那样做。他也完全可以留一手,给自己留点钱养老,可是他仍然没有那这样。为了义学,他一生都在乞讨,想到的是穷孩子有书读,从没有想过自己的现在和将来。言为心声,先生的心路历程从他自编的兴学歌中可见一斑。“别看我讨饭,早晚修个义学院。”“接线头,缠线蛋,一心修个义学院;缠线蛋,接线头,修个义学不犯愁。”“吃的好,不算好,修个义学才算好。”“不娶妻,不生子,修个义学才无私。”“不顾亲,不顾故,义学我修好几处。”陶行知先生评价武训的兴学歌说:“这些诗是他的人生观,也是他的自传。诗在他的手里,不是个玩意儿,而是宣传兴学的武器。他为做工而唱,为宣传而唱,为兴学而唱,为生活而唱。所以在他的诗里没有清风明月,只有做工,讨饭,兴义学。”在柳林镇武训纪念地反映先生精神的“武训魂”上面,后人深深地镌刻了现存的这些兴学歌。

武训先生的义举感动了一个又一个善良的人,他们纷纷慷慨解囊进行资助,三十年后的光绪十四年(1888),武训已经靠乞讨所得的款项置买了230亩田地作为学田,积蓄3800余吊钱。于是他在堂邑县柳林镇东门外兴办起第一所义学——崇贤义塾。光绪十六年(1890年),武训与寺院合作,在馆陶县杨二庄兴办了第二所义学。光绪二十二年(1896),武训又靠行乞积蓄,并求得临清官绅资助,用资3000吊在临清县御史巷办起第三所义学。学校建成后,他到当地有学问的进士、举人家跪请他们任教,并到贫寒人家跪求他们送子上学。当年就招收了50多名学生,学费全免,办学所需经费就从他置办的学田中支出。在这之后,每逢开学第一天时,武训都要先拜老师,次拜学生,这种仪式持续多年。

   1896年(光绪二十二年)四月二十三日,武训在学生的读书声中含笑病逝于临清御史巷义学,终年58岁。师生哭声震天,市民闻讯泪下,自动送殡者达万人。10年后,清廷将其业绩宣付国史馆立传,并为其修墓、建祠、立碑。1909年,清政府将武训事迹列入国史馆孝义传内,后又将武训事迹编入教科书。

1934年,18名临清武训校董发起了武训九十七诞辰纪念活动,当时的山东省教育厅长何思源先生亲自组织征集题词、诗文,引为武训的题词中既有蒋介石、林森、胡汉民、李宗仁等民国军政要员,也有爱国将领冯玉祥、张学良、傅作义、杨虎城、张自忠等人,并在临清公园建纪念亭一座,内树武训石像。武训行乞兴学的业绩受到世人的一致钦敬,许多名家题词,全国出现了以武训命名的学校多处,并曾一度将柳林镇所在的原堂邑县改称为武训县。陶行知先生的短诗《武训颂》对武训的一生做了概括,诗中这样说:“朝朝暮暮,快快乐乐。一生到老,四处奔波。为了苦孩,甘为骆驼。与人有益,牛马也做。公无靠背,朋友无多。未受教育,状元盖过。当众跪求,顽石转舵。不置家产,不娶老婆。为著一件大事来,兴学,兴学,兴学。”

与武训几乎是同时代的一个欧洲人,叫菲斯泰洛奇,他出生在当时还很贫穷落后的瑞士。他一生都在教会孤儿院工作,他与武训一样,都属于下层人,他同样“有一颗伟大的、慈爱的心”。他自述道:“我一直充当一位受冷落的,意志薄弱的初级教师,推著一辆只载著一些基本常识的书籍,空荡荡的独轮车,却意外地投身一项事业,包括创办一所孤儿院,一所教师学院和一所寄宿学校。”这位象乞丐一样的菲斯泰洛奇,在他毕生的努力下,平民教育最终在瑞士得到普及。教育上的成功使得这个贫穷落后的山地小国,成为欧洲一流的教育超级大国。法国著名教育史学者康彼耶赞誉说:“他是人类教育发展中最早呼吁和力行‘爱的教育’之典范”。

同样是为理想而艰苦跋涉了一生的灵魂,因为国情不同,东西方两个圣人却有着完全不同的命运。激浊扬清,经过几十年的奔走呼号,武训先生终于被正名,电影《武训传》也得以解禁。如今,武训先生终于被公认为是中国乃至世界教育史上的典范,被誉为“行兼孔墨”的千古奇丐,已成为我国近代史上的一个独特文化标记,已成为聊城最具代表性的文化符号,是聊城市、冠县、柳林镇的重要文化遗产。今天,武训精神已经成为激发人们办学热情,推动新时期教育发展的强大动力。在冠县教育的发展中,武训精神也成为“希望工程”的一种强大感召力。如今,希望工程学校遍布冠县境内:新奥光彩小学、黎巴嫩女子学校、贾镇光彩小学、文曲星希望小学……总数达几十所,结对资助贫困生数千人。

作者 张红军 电话13258984196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